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女友的柔情
女友的柔情

女友的柔情

「轻松了,讨厌的大姨妈终于走了……」

  躺在怀里的你挂着欣喜,眉宇之间含着娇柔的羞色。我的天使!我狂喜。

  终于可以在那淡淡青青的丝绒下面放入我的渴望与倔强。

  「水好少,会不会觉得不舒服?」

  流露出不安。

  怎 会?这样会更紧,会更加密切地包裹我。故意耸动一下,让你出其不意的将身体娇颤,那眼神也因此而迷蒙。

  「是吗?谢天谢地。」

  你又轻松的拍拍胸口,很轻松地松口气。

  你的动作自然又牵引着我到我时常流连往返的地方,自由的让我的唇舌游荡在你的雪白娇滑,徜徉在你的峰峦起伏,可以忘情的品尝柔挺乳颠的娇颤。

  「咪咪要是再大点就好了。」

  娇喘着,语气中不无遗憾。

  难道不觉得刚好一握的感觉很好吗?娇小惹人怜爱就如你一般,我再度的痴迷在双乳之上,让白嫩的乳肉在指间欢快的扭动变形,颤栗的乳头在掌心跳舞。

  「哼……只要你喜欢就什 都好……继续啊?我喜欢。」娇喘的你喜欢摸着我的头发,轻柔的抚摩,享受着周身的酸麻,在我的舌尖爱抚下用难耐的身体轻颤的诉说。火烫粗硬的物事再也不能无视你的娇柔湿靡,不甘寂寞的频频在股间的柔嫩处点击,亲昵的擦拭,换来身下的你无法抑制的呼喊。

  当坚硬在温暖紧密中将狂热传递的时候,你抽泣了,我明白那不是痛,那是自然的宣泄与流露。柔顺雪白娇小的身子缠绕着,似一根生命力旺盛的常青藤,在索取,想要的更多。答应你,我用我的热情回报你的欢乐。

  感受狂猛的冲击,我的爆发可是如此的强烈,娇弱无力的你只能用阵阵欢愉痉挛的身体回应。

  「老公…你是我的……老公…我知道…没有比你更适合我的了。」抱着我,紧紧相连着,彼此间升腾蒸发的不止是汗水。

  只有凌乱的喘息。那心跳的速度与力度不用摸也感觉的到。你在喃喃低语,此时与此刻似乎难以置信。

  「你是第一个跟我这 合拍的,我一直担心我们在这方面不能合拍,我担心的要死。那种感觉……」不用担心,这里的每个人都有故事,包括我。

  「可惜我没有可以给你的第一次。」

  这里…摸到那雪白圆滑的臀峰之间,无言的你只是无奈的点头。

  「给了我现在的男朋友,我们…还没有分手。」你错了。

  我不用知道你和你的那个男友。我只知道你给我了,你给了我你的全部。

  「你爱我吗?」

  沉默,仅仅是沉默而已,并不代表回避。需要严肃而认真的回答你吗?那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,你呢?是否认真?

  所有的女人都喜欢的一个问题。

  「当然啊……」好像还没有到感慨问世间情为何物的地步吧!

  生死可以相许吗!不可以吗!可以吗!现在吗……开个玩笑。

  难道没有感觉?就在激情燃烧的一瞬间,你的感受不真实?还是无法确认位置!

  「我就是想听到你亲口告诉我,你爱我吗?」

  我回答我爱你,你是否因此就心安?你缺乏的那一部分需要我的回答来补充那你又为什 犹豫?你不用告诉我你不曾犹豫。

 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,孤独的人是敏感的,宣泄过后常伴随着空虚,是否是同样的感觉,你回答我。

  「很难回答吗?算了,不逼你了。已经……已经很好了。」没有逼我,你用不着逼我。只认为问的一剎那,我已回答了你。假若心有灵犀,可以接受到,也可以感应到。

  不要茫然,虽然好多次你的眼神、你的目光长久盯着一点,长久停留在那里只能告诉自己,这样的情形会越来越少。算是誓言?算,至少是心里。

  「其实没有想什 ,脑海一片空白,空白的意思就是说在发呆。」只是淡淡地笑。笑容犹如初雪后的阳光,没有躁热,安静而温暖。在那目光里我短暂的迷失。

  我宁愿那是一片空白,是发呆,仅仅是内心一相情愿的过敏。

  「你不了解我。」

  没有谁生下来就已经了解他或者她的另外一半。寻找是种修持,也是种快乐而找到了是一种欣喜和富足。

  「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」

  「我不是……那个意思。你想听吗?」

  你可愿讲?

  「假若现在还在海南的话,我想我一定不会注意像你这样的男孩子,我的生活环境和生活状态都不可能允许我注意到你。」口气中强调的是男孩子。

  「不要介意这样说,没有想伤害你,其实,你挺出色的,我只是…这只是我的心里话……」你不在海南,你在北京。

  「所以我说……假如的话。」

  明白,哪怕那意思现在听起来会拉开彼此的距离。

  老实说,我并不了解你的过去,你说得不多,记忆式的,也是跳跃式的。我觉得能理解,每个人都有过去,都有值得记忆和留恋的往事,哪怕那不全都是美好。重要的不是过去,是将来,你,我,我们。第一次,在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个称呼,我们,简简单单,为了继续拥有这个称呼,我会认真。

  「将来?我对将来没有信心……真的!」

  别担心这样的话打击我。没有忘却过去的时候,没有人奢望将来,只需要告诉我真心话就可以。

  每个人都有将来,这样的话说出我不用底气不足,当然也不会理直气壮、豪言壮语着会为你如何如何。只想说没有一个人的将来,只有两个人共同的将来。

  「其实,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?」

  「我们这 的默契,出乎意料的好,以前总是疼,你知道吗?第一次进入我的时候,我甚至感动了。」「我知道你不是第一次。我可以想象到在我之前你有过的精彩。」对。肯定不是第一次,但也不是最后一次。我有经历,那是一种跟年纪不相称的经历,这能说明什 。不是为了和你上床才做的选择,承认最初有过这样的闪念,承认跟你上床,征服的过程让人陶醉,可抱着这想法我无法正常面对你。

  「做爱吧……做爱好吗?」

  做爱吧!好好做爱……

  「不要…这个姿势……放下来……太深了,痛……」眉头轻簇着。

  只得将你分开搭在肩头的腿放下。重新伸展开了身体的你又如释重负,轻轻地松了口气。带着丝丝顽皮,微微抬起上身,你就那样看着我那男性的坚硬分开股间柔软的花唇,缓缓地送入那流动着花蜜的快乐之源,直到完完整整的走到尽头。

  「来爱我……」

  水份不够多,也不够滋润,影响我的自由吗?不影响,轻柔缓缓动作,享受那花径密紧而充分的韵动,更看重我们之间的密切交流。

  「好像会动,它很灵活。」

  轻微挺动着小腹迎合着我,神情羞涩,然而,羞涩中并不能掩饰自然流露的喜悦。

  「以为是偶然,看来我想错了,次次都是这样,喜欢这感觉。」我开心。你愿意跟我分享你的感受,你从来不会掩饰,也不愿意掩饰。

  「没有想过在你面前掩饰,从来没有想过,就是想告诉你我在想什 ……」「不是最大,却是感觉最好的,好像有自己的生命,进去的时候心口都好像被重重地顶到了。」「很……很舒服……在里面调皮的拨动着我……」「你呢?舒服吗?满意我吗?」我。

  我感动,为你,为我,为我们的交融。过去算什 ,将来又算什 。这一刻只有这一刻,我们是亲密无间的,这一刻我拥有你,占有你,这对我已经足够了你的花径火热,喷洒的不只是柔情,你的呼吸凌乱,宣泄的不只是蜜意。我要的是现在的你,真实带着真实,还是真实。柔软,指在肌肤上抚动,肌肤如弦舞动。

  脉动,放开身心的投入,让我身醉其中。

  热烈响应着,彷佛将所有的热情,如风的心绪,如潮焕发的涌动,一股脑地通通地在这一刻给我。这情绪带动着我,将神经挑拨到顶点。

  「老公……」

  就这样轻颤轻转轻迷轻醉的舞动,宛如我梦中飘幻的精灵。

  有一剎那,我认为这是不真实的,只有抓紧,迫不及待让每一下都能拨到你体内暗藏的心弦。我不怕有力的波动会拨断那琴弦,我怕的是梦与现实在无情交融。

  【完】